T

Create a free forum in seconds.
zIFBoards - Free Forum Hosting
Welcome to Taoism Singapore Forum. We hope you enjoy your visit.


You're currently viewing our forum as a guest. This means you are limited to certain areas of the board and there are some features you can't use. If you join our community, you'll be able to access member-only sections, and use many member-only features such as customizing your profile, sending personal messages, and voting in polls. Registration is simple, fast, and completely free.


Join our community!


If you're already a member please log in to your account to access all of our features:

Name:   Password:

<% BANNER %>
Dear All, this Forum is No Longer in Function.

For those who are interested in knowing more about Taoism, please proceed to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deityoftaoism/

Million Thanks


 

 Cantonese is the oldest official language of China, The origin of Cantonese
alphone
Posted: Apr 14 2009, 10:31 PM


New Members


Group: Members
Posts: 31
Member No.: 197
Joined: 17-April 07



專家稱粵語非廣東人古語 原為夏朝官方語言


廣東人喜歡看粵劇,首先就要知道粵劇的特點,就是以廣東話作為聲腔進行演出的。粵劇的源頭在於外江戲,這不是廣東本來自己土生土長的戲劇。

更重要的是,廣東話也不是原始土著居民原來的語言,而是原來黃河流域夏朝的古老語言。到了今天,黃河流域已經不再流行這種語言了,已經成為失傳的語言。反而廣東保留了這種古老的語言,廣東話成為中國漢語的活化石。

漢語是漢人的語言,粵語卻不是粵人的語言。這話聽起來似乎有點荒唐,然而事實如此。

粵語,俗稱廣東話,英文叫Cantonese,當地人稱白話,正名該稱「粵方言」,是漢語七大方言中語言現象較為複雜、保留古音特點和古詞語較多、內部分歧較小的一個方言。分佈在廣東大部分地區和廣西東南部,並以廣州話為代表。


粵語的形成地

據邢公畹等先生考證,早在龍山文化時期即堯、舜時期,黃河流域就發生了一場以中原為中心、在空間上向周圍、在時間上向後世擴展的「夏語化」運動;到西周時期,進而形成以夏語原生地秦晉的方言為標準音的「雅言」(見《漢藏語系研究和中國考古學》)。

當時各部落和民族結成了同盟,共同選領袖,治理天下,聯盟之後,進行商品交換,分工合作,經濟規模擴大了,部族之間的生存空間界線解決了,可以共同抗禦自然災害的問題,例如共同開發水利,治理洪水,大規模改善生活環境,生產力快速提高,發展出燦爛的夏文明。在共同的勞動中,就需要共同的語言進行溝通。黃河流域之所以成為文明中心,跟「夏語化」運動有著極大的關係。正是由於這種原因,當今的漢語各大方言之間儘管千差萬別,卻總可以發現它與黃河流域的某種淵源。

作為漢語七大方言之一的粵語,便是如此。雖然它從古百越語言中吸收某些因素,但總體來看與古漢語有著更密切的淵源,有些語音和詞彙,在今天中原漢語已經失傳,在粵語中卻保存完好。例如古漢語中的入聲韻母,在今天的中原漢語中已不復存在,而在粵語中就完整地保存著。


以「粵」命名 卻非土產

有人以為粵語來源於古代嶺南「百越」語言,這不合乎事實。粵語確實保存著某些古代嶺南「百越」語言的因素,但它的主要來源,則是古代中原一帶的普通話「雅言」。

雅言的基礎是以黃帝為首的華夏部落聯盟使用的原始華夏語。到了周朝,便發展成為中原一帶的民族共同語。春秋戰國時期,各諸侯國方言不同,而官方交往,文人講學,祭祀活動,都使用雅言。孔子就說過:「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秦朝征服「百越」之地,徵發原六國的逃亡者以及贅婿、賈人到嶺南作「墾卒」。這些墾卒「來自五湖四海」,互相交際必須使用雅言。但由於墾卒獨自屯田,因此他們的語言只在屯內通行,並未在整個嶺南地區傳播。

在秦代之前,廣東被稱為南蠻。這是百越族人居住的地方,「百越」乃漢語音譯,又寫作「百粵」,是古代南方土著的自稱。百越又通百粵,所以,廣東話又叫做粵語。

百粵的構詞方法是通名在前,專名在後,意為「越(粵)人」。「百」是人的意思,越是族名,即越人,或粵人。越南胡說百越乃越南族之古稱,長江以南自古以來就是越南的領土,可說是荒唐透頂。百粵與百越都是譯音,同一回事,百越三千年前就在中國大地生活,越南僅是一個小藩屬,按百越之繼承邏輯,豈不是現在的越南也是廣東的領土?

從這一語詞可看出,那時候廣東人的交際用語是與中原漢語有很大差異的「百越語」。但「百越語」究竟是什麼樣子,現在已經難以考證。唯一的「化石」,是一部分地名中所保存的非漢語因素,例如「六建」「六賀」「六謝」「六吟」中的「六」,是指「山沖」,「那務」「那霍」「那錄」中的「那」是指 「田」,「羅鏡」「羅龍」「羅沙」中的「羅」是指「山地」,等等。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地名的構詞方法,也是通名在前,專名在後;同時,其中通名的意思,今天居住在那裏的人已經完全不曉得,也就是說,這些地名中的非漢語因素在當地今天的粵語中已經不使用,恰好證明今天的粵語跟古百越語沒有繼承關係。

由此可見,粵語雖然以「粵」命名,卻非由古「粵人」的語言演變而成,不是古粵地的「土產」,而是從外地「引進」的,是漢族移民帶來的。這漢族,是秦代的漢族,主要是晉、趙、燕、魏的舊貴族及其下屬兵丁。


漢人南移 傳播「雅言」

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中原漢人南移,發生於秦統一中國之際。公元前223年,秦國60萬大軍攻滅楚國,便將大軍駐紮於湘南五嶺,準備南征百越。到了公元前218年,西江中部的「西甌國」起兵反秦,秦始皇派50萬大軍征討。又派史祿在海陽山開鑿靈渠,將湘江與漓江溝通,以保證軍事上的運輸。靈渠便成為中原漢人進入嶺南的第一條主要通道。公元前214年,滅了西甌國,戰爭告一段落,秦「發諸嘗捕亡人、贅婿、賈人略取陸梁地,為桂林、象郡、南海,以適遣戍。」(《史記.秦始皇本紀》)徐廣注:「五十萬人守五嶺。」(《集解》)這50萬人,便是第一批漢族移民。

在秦始皇時期,嶺南各郡地曠人稀。直至東漢時的統計資料,南海郡(廣東珠三角洲)也衹有9萬人。因此,遷入50萬人,足以改變嶺南越人「一統天下」的局面。有些學者提出質疑,認為一下子遷入那麼多移民並無可能。但我們知道,大移民是秦滅六國之後為了鞏固政權而實行的一項重要措施,是分期分批移入。秦始皇既然可以將12萬戶豪富遷徙到咸陽以及巴蜀,又將內地大批罪人遷徙到河套以及甘肅一帶,那麼,完全有可能將大批中原漢人遷至嶺南。雖不一定有 50萬那麼多,但也肯定為數不少。而秦始皇之所以搞大遷徙,其目的主要在於剷除六國的地方勢力,把族人和故土分開,交叉彙編,徙到南蠻之地戍邊,也就連根拔起,不能在秦的京城附近形成威脅,做其復國之夢,秦朝的統治就牢固得多了。這些移民不可能來自與嶺南毗鄰的楚國,而多半來自中原或北方各國。由於他們是成批遷入,所以到達嶺南之後,思念故土、懷念昔日鄉音,特別強韌有力地固守原有的文化習俗以及語言,因而成為嶺南最早的「雅言」傳播者。(來源:文匯報)
Top
alphone
Posted: Apr 14 2009, 10:41 PM


New Members


Group: Members
Posts: 31
Member No.: 197
Joined: 17-April 07



[转贴]粵語,中國最古老的「普通話」[摘錄]


這次論壇,有不少論點首次向新聞界披露新論一粵語保存著我國最古老的「普通話」

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粵語形成於古廣信」這個觀點就由中山大學羅康寧和葉國泉兩位教授在《粵語源流考》中首先提出。在這次論壇上,羅康寧教授又提出:粵語保存著我國最古老的「普通話」,也就是說,粵語曾是古代中國各民族的「普通話」。

我們今天的民族共同語是普通話,那麼,古代有沒有民族共同語呢?專門研究語言的羅教授認為,有的!只不過當時不稱為普通話而已,從先秦到兩漢時期稱為「雅言」,宋朝以後則稱為「官話」。官話到今天依然存在,但它已經不是民族共同語言而變成一種方言。那麼,作為2000年前民族共同語的「雅言」,究竟跑哪去了呢?

經過多年研究,羅教授認為,保存「雅言」因素最多的是粵語。較多反映雅言音系的我國最早的一部音韻學著作是《切韻》,以今天的粵語與之對照,便可證實粵語較多地保存著雅言的音系。

雅言的基礎是原始華夏語,由華夏部落聯盟史官倉頡創製了中國最早的文字,隨著黃帝統一黃河流域,雅言成為當時的民族共同語。秦朝征服「百越之地」之後,從各地徵發到嶺南的「墾卒」多半來自五湖四海,他們互相交際必須使用雅言。此後,廣信成為嶺南首府和政治中心,官方交際也必須講雅言,如此,雅言逐漸傳播到嶺南,並通過商貿活動而融合當地百越土著語言,形成今日的粵語。新論二「封開人」是嶺南人類最早的祖先

中山大學嶺南考古研究中心張鎮洪教授在論壇上宣佈:封開是嶺南最早的人類繁衍生息地,「封開人」是嶺南人類最早的祖先。

張教授告訴記者,「封開人」是指在20世紀80年代在封開發現的峒中巖遺址、羅沙巖遺址和更早些時間在黃巖洞出土的古人類人牙化石和頭骨化石之統稱。1964年,廣東考古工作者在封開黃巖洞出土的一批古人類遺物中,發現兩個古人類顱骨化石,特別是在1978年和1989年,又先後發現兩顆古人牙化石,經中國科學院等多個研究單位的專家共同鑒定,距今已有14.8萬年曆史,比1958年在曲江馬壩發現的古人類顱骨化石的歷史長2.8萬年。這個發現,意味著封開人比過去歷來稱為嶺南人祖先的馬壩人,還早2.8萬年,也就意味著將嶺南的文化史推前了2.8萬年。新論三海陸絲綢之路最早對接點

「廣信是海上絲綢之路與陸上絲綢之路的一個最早的交接點或通道」。在中山大學歷史系黃啟臣教授的論述中,廣信是西漢海上絲綢之路與內地互動的樞紐。

據史載,「海上絲綢之路」自西漢至明代,共延續了近2000年,廣信成為溝通中原與海外貿易的最大的集散地。中原貨物經廣信運往整個嶺南地區及海外,從廣東徐聞、廣西合浦進來的海外貨物,經南流江、北流江抵達廣信後分流,從鑒江、南江出西江的貨物也轉赴到廣信後分流。

新論四廣府民系從珠璣巷還是廣信開基?「嶺南古漢族最早形成的民系廣府民系,並不是人們過去所認為的從南雄珠璣巷開基」。這是華南理工大學文化研究所所長譚元亨教授的看法,也是本次論壇又一個帶有突破性的全新觀點。

譚教授接受采訪時稱,一般認為,南宋末年,廣府民係在珠璣巷開基,那麼,如何解釋在此之前的1000年間,特別是南北朝至唐宋間,廣州人口眾多,而且,說的也是廣府話,也就是說,早在珠璣巷開基前,廣府民系早已生息休養在廣州周遭了。珠璣巷開基南下的,僅是這個民系後來融入的一部分,不能說有了珠璣巷人,才形成廣府民系。
Top
alphone
Posted: Apr 14 2009, 10:43 PM


New Members


Group: Members
Posts: 31
Member No.: 197
Joined: 17-April 07



清代學者陳澧: 粵語乃隋唐時中原之音

廣州音說①

廣州方音合於隋唐韻書切語,為他方所不及者,約有數端。餘廣州人也,請略言之。

切語古法:上一字定清濁而不論四聲,下一字定四聲而不論清濁。若不能分上去入之清濁,則遇切語上一字上去入聲者,不知其為清音為濁音矣。(如:東,德紅切,不知德字清音,必疑德紅切未善矣。魚,語居切,不知語字濁音,必疑語居切未善矣。自明以來,韻書多改古切語者,以此故也。)廣音四聲皆分清濁,故讀古書切語瞭然無疑也。餘考古韻書切語有年,而知廣州方音之善,故特舉而論之,非自私其鄉也。他方之人,宦游廣州者甚多,能為廣州語者亦不少,試取古韻書切語核之,則知餘言之不謬也。朱子②云:「四方聲音多訛,卻是廣中人說得聲音尚好。」此論自朱子發之,又非餘今日之創論也。至廣中人聲音之所以善者,蓋千餘年來,中原之人徙居廣中,今之廣音實隋唐時中原之音,故以隋唐韻書切語核之而密合如此也。請以質之海內審音者。

①選自陳澧《東塾集》卷一。陳澧(1810-1882),字蘭甫,廣東番禺人。清代著名經學家、音韻學家。

②[朱子]指朱熹。引文見《朱子語類》卷一百三十八。
Top
alphone
Posted: Apr 14 2009, 10:46 PM


New Members


Group: Members
Posts: 31
Member No.: 197
Joined: 17-April 07



[转]從韓文或日文也可發現粵語與古漢語發音更相近

例如

金喜善
韓文: Kim Hee Sun
粵語: Kum Hey Sin
Mandarin: Jin Xi Shan (注意'金',喜'二字, 聲母韻母都完全變了)

全智賢
韓文: Jeon Ji hyun
粵語: Tseon Ji hyin
Mandarin: Quan Zhi Xian (注意'賢'字, 聲母韻母都完全變了)

神話
韓文: Shin hwa (注意, h不發音, 所以聲母是w, 讀'哇')
粵語: Sun hwa
Mandarin: Shen Hua ('話'字聲母變了)


至於日文中的漢字, 則保留了不同時期的中原發音, 包括古漢音、吳音、唐音等等.

《聖鬥士星矢海皇篇》主題歌的歌詞裏有'神話'兩個漢字, 發音是Sin Wa, 不信的自己弄張VCD來看

遊戲《侍魂2》中霸王丸有一絕招叫'天霸封神斬',
其發音為: Tan Pa Fong Sin Zam
粵語發音: Tin Ba Fong Sun Zam
Mandarin: Tian Ba Feng Shen Zhan (注意'斬'字的尾音, 在Mandarin中, 很多m尾音都變成了n, 北方人講粵語也經常犯這個錯誤)

由此可見, 粵語的發音與韓文和日文中的漢字發音更為相近, 這從另一角度證明, 粵語發音與古漢語更為接近.


從梵文音譯中比較粵語與古漢語的發音

中文佛經中有很多梵文詞的音譯, 由於這些佛經是古代譯成的, 當然是采用當時的漢語發音來進行音譯啦

例如

梵音: Namo
音譯: 南無
粵語: Nam Moe
Mandarin: Nan Wu ('南'字尾音m變成了n, '無'字聲母m變成了w)

梵音: Manjusri
音譯: 文殊師利
粵語: Man Syu Si Ley
Mandarin: Wen Shu Shi Li ('文'字聲母m變成了w)

梵音: Samyak-sambodhi
音譯: 三藐三菩提
粵語: Sam Mil Sam Poe Tae
Mandarin: San Miao San Pu Ti ('三'字尾音m變成了n)

梵音: Om = aum
音譯: 唵
粵語: aum
Mandarin: An (尾音m變成了n)

梵音: Yaksa
音譯: 藥叉
粵語: Yok Tsa (注意'藥'的入聲k在粵語裏得到保留, 故與梵音更接近)
Mandarin: Yao Cha

由此可見, 粵語發音與古漢語更為相近.


讀《詩經》可發現粵語與古漢語發音更相近

《詩經》是西周初至春秋中期的詩歌集, 其名句:

(*每句最後一字註音, 粵語用英文發音規則註音, '滿大人'用拼音)

關關雎鳩, (粵語:Kao '滿大人':Jiu)
在河之洲, (粵語:zao '滿大人':Zhou *不壓韻)
窈窕淑女, (粵語:neoy '滿大人':Nu)
君子好俅. (粵語:Kao '滿大人':Qiu)

由此可見, 粵語發音與古漢語更為相近.
Top
alphone
Posted: Apr 14 2009, 10:48 PM


New Members


Group: Members
Posts: 31
Member No.: 197
Joined: 17-April 07



[轉]用粵語壓韻, Mandarin(普通話)不壓韻的唐詩舉例

(*每句最後一字註音, 粵語用英文發音規則註音, '滿大人'用拼音)

杜牧[贈別]之二:

多情卻似總無情,(粵語:Tsing '滿大人':Qing)
唯覺尊前笑不成.(粵語:Sing '滿大人':Cheng *不壓韻)
蠟燭有心還惜別,
替人垂淚到天明.(粵語:Ming '滿大人':Ming)


杜甫[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

紈袴不餓死,儒冠多誤身。(粵語:Sun '滿大人':Shen)
丈人試靜聽,賤子請具陳。(粵語:Tsun '滿大人':Chen)
甫昔少年日,早充觀國賓。(粵語:Bun '滿大人':Bin *不壓韻)
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粵語:Sun '滿大人':Shen)


杜甫[陪李北海宴歷下亭]:

東藩駐皂蓋,北渚凌青荷。(粵語:Ho: '滿大人':He)
海內此亭古,濟南名士多。(粵語:Do: '滿大人':Duo)
雲山已發興,玉珮仍當歌。(粵語:Go: '滿大人':Ge)
修竹不受暑,交流空湧波。(粵語:Bo: '滿大人':Buo)
蘊真愜所遇,落日將如何。(粵語:Ho: '滿大人':He)
貴賤俱物役,從公難重過。(粵語:Go: '滿大人':Guo)

王勃「倬彼我系」

倬彼我系,出自有周。(粵語:Zao: '滿大人':Zhou)
分疆錫社,派別支流。(粵語:Lao: '滿大人':Liu *不壓韻)
居衛仕宋,臣嬴相劉。(粵語:Lao: '滿大人':Liu)
乃武乃文,或公或侯。(粵語:Hao: '滿大人':Hou *不壓韻)

王勃「詠風」

肅肅涼景生,加我林壑清。(粵語:Tsing: '滿大人':Qing)
驅煙尋澗戶,卷霧出山楹。(粵語:Ying: '滿大人':Ying)
去來固無跡,動息如有情。(粵語:Tsing: '滿大人':Qing)
日落山水靜,為君起松聲。(粵語:Sing: '滿大人':Sheng *不壓韻)

「游梵宇三覺寺」王勃
杏閣披青磴,雕臺控紫岑。(粵語:Sum: '滿大人':Cen)
叶齊山路狹,花積野壇深。(粵語:Sum: '滿大人':Shen)
蘿幌棲禪影,松門聽梵音。(粵語:Yum: '滿大人':Yin *不壓韻)
遽忻陪妙躅,延賞滌煩襟。(粵語:Kum: '滿大人':Jin)
Top
alphone
Posted: Apr 14 2009, 10:51 PM


New Members


Group: Members
Posts: 31
Member No.: 197
Joined: 17-April 07



[轉]粵語的起源(摘錄)


粵語,又稱白話,俗稱廣東話,英文叫Cantonese......以廣州話為代表。粵語可說是保存著我國最早的「普通話」。


討論粵語的形成,首先要弄清粵語從何而來。有人以為粵語來源於古代嶺南「百越」語言,這不合乎事實。粵語確實保存著某些古代嶺南「百越」語言的因素,但它的主要來源,則是古代中原一帶的「雅言」。現在的粵語影響力甚廣,許多電視劇都加入了不少粵語的幽默情節,如《武林外傳》


雅言的基礎是以黃帝為首的華夏部落聯盟使用的原始華夏語。到了周朝,便發展成為中原一帶的民族共同語,可以說是我國最早的「普通話」。春秋戰國時期,各諸侯國方言不同,而官方交往,文人講學,祭祀活動,都使用雅言。孔子就說過:「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秦朝征服「百越」之地,徵發原六國的逃亡者以及贅婿、賈人到嶺南作「墾卒」。這些墾卒「來自五湖四海」,互相交際必須使用雅言。但由於墾卒獨自屯田,因此他們的語言只在屯內通行,並未在整個嶺南地區傳播。直至趙佗建亢南越國時,也采用百越土著的服飾和生活習俗,講百越土著的語言。可見雅言並未在嶺南通行,衹是出現了少數面積很小的「雅言島」。雅言在嶺南傳播,始於西漢平南越國之後。漢武帝設「交趾刺史部」監察各郡,東漢撤交趾刺史部設置交州,交趾刺史部和交州都是漢人政權,官方交際必須講雅言。交趾刺史部和交州的治所大部分時間設在廣信,雅言就首先在廣信使用。廣信又是嶺南早期的商貿重鎮。漢武帝派使者從徐聞、合浦出發,開通了海上絲綢之路,以絲綢、瓷器、雜繒等購回明珠、璧琉璃、奇石等海外奇珍,經南流江北流江和鑒江南江兩條貿易通道輸入廣信,再經賀江瀟水輸往中原。中原傳入的雅言通過商貿活動而逐步通行於這一帶。


廣信還是嶺南早期的文化中心。東漢時期,一大批文人學者以這裏為陣地,開展文化活動,設館客授生徒。其中最突出的是經學家陳元和士燮。陳元被譽為「嶺海儒宗」,晚年回廣信辦學,成為嶺南文化的先驅者之一。上燮擔任交趾郡太守40多年,還一度「董督七郡」,不少中原文人慕其名前來依附,他們來往於交趾、廣信等地,以講學為業。這些文人在傳播中原漢文化時所使用的,當然是有漢字作為紀錄符號的雅言。土著居民在學習漢文化和漢字之時,也就學習了雅言。這些土著居民的語言本來幹差萬別,互相無法通話,又沒有文字,因此除了跟漢人交往時使用雅言之外,部落之間交往也不約而同地借助雅言。這麼一來,雅言便成為各土著部落的共同語,就像春秋戰國時各諸侯國交往都使用雅言一樣,形成雙語制,在自己部落內使用自己的母語,對外交往則使用雅言。同時,古百越語言中一些因素,也為漢族移民的語言所吸收,從而逐漸形成為漢語的一支方言粵語。


粵語形成之初,跟中原漢語差異並不明顯。到晉朝以後,先有「五胡亂華」,接下來便是長達200餘年的南北分治。北方遊牧民族入主中原,對那裏的文化和語言帶來巨大的沖擊,從周朝以來一直作為民族共同語的雅言逐漸消失。在這時期,嶺南地區保持較為穩定的局面,由中原雅言演變而成的粵語沒有發生中原漢語那樣的變化,一直保持著原來的音系。正如李如龍教授所說;「中古之塞擦音聲母的分化,鼻音韻尾的合流,塞音韻尾的弱化和脫落、濁上歸去、入派三聲這些在許多方言普遍發生的變化都被粵方言拒絕了。」(《方言與文化的宏觀研究》)因此,雅言在今天的北方和中原已經蕩然無存,它的大量因素卻保存於今天的粵語。

......

粵語保存著佔代雅言的大量因素,可以通過粵語與《切韻》音系的對照證實。《切韻》是我國最早一部音韻學著作,成書於隋朝初年,所記錄的是南朝時期讀書人的音系,也就是晚期雅言的音系。以《切韻》音系跟今天漢語七大方言進行對照,可以看出,保存這個音系最多最完整的是粵語。以古代的入聲為例,北方的漢語方言由於受遊牧民族語言影響,塞音韻尾普遍脫離,因此,現在這一帶的人們完全不知入聲為何物。其他漢語方言雖然保存一些入聲,卻不完整。粵語由於拒絕了「入派三聲」這一變化規律,所以保存著古代的全套入聲,同鼻音韻尾整齊對應。

......
Top
alphone
Posted: Apr 14 2009, 10:53 PM


New Members


Group: Members
Posts: 31
Member No.: 197
Joined: 17-April 07



粵語入聲押韻舉例:


(*每句最後一字註音, 粵語用英文發音規則註音, Mandarin 用拼音)

《雨霖鈴》:
寒蟬淒切,(粵語: Tsid; Mandarin: Qie)
對長亭晚,驟雨初歇。(粵語: Hid; Mandarin: Xie)
都門帳飲無緒,方留戀處,蘭舟催發。(粵語: Faad; Mandarin: Fa)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粵語: Yid; Mandarin: Yi)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沈沈楚天闊。(粵語: Food; Mandarin: Kuo)


多情自古傷離別, (粵語: Bid; Mandarin: Bie)
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粵語: Tzid; Mandarin: Jie)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曉月。(粵語: Yiud; Mandarin: Yie)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粵語: Tsid; Mandarin: She)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粵語: Siud; Mandarin: Shuo)

(* 即使不考慮入聲, Mandarin也無法押韻)

《滿江紅》:
靖康恥,猶未雪; (粵語: syut; Mandarin: Xue)
臣子恨,何時滅? (粵語: mit; Mandarin: Mie)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粵語: kyut; Mandarin: Que)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粵語: hyut; Mandarin: Xue)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粵語: kyut; Mandarin: Jue)

Top
alphone
Posted: May 5 2009, 09:38 AM


New Members


Group: Members
Posts: 31
Member No.: 197
Joined: 17-April 07



古漢語完全重疊 粵語古漢語比較研究


孫景濤


(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


1 引言


古代漢語有複雜的重疊系統,其中逆向重疊、順向重疊、裂變重疊在基式音節重複的過程中涉及語音形式的變化:逆向重疊是前一音節的韻母變;順向重疊是後一音節的聲母變;裂變重疊是聲韻變化分別見於前後兩個音節。(孫景濤 1999) 除去變形重疊,古漢語中還有完全重疊 (total reduplication),特點是基式音節簡單重複,但聲母韻母的具體音值並無任何改變。


完全重疊即傳統語言學中的所謂重言(或稱疊字),這在古文獻中十分常見,數量很大。比如僅《詩經》一書就有360多個。由於這些形式的構成方式與一般語詞相比顯得頗為特殊,所以兩千多年以前就開始引起學者們的廣泛關注。《爾雅》「釋訓」章收有重言一百餘條,漢代的毛亨、鄭玄對《詩經》中的重言特別留意,每每給以解釋。三國時代張揖的《廣雅》也收了很多這樣的條目。此後類似的研究從未間斷過。但是有關完全重疊的許多基本問題仍然迄無定讞。比如,完全重疊到底有無基式?如果有,基式與重疊式之間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聯係?如果說或有或無(邵晉涵、王筠主之),其間的分野何在?決定這種分野的因素又是什麼?在這些基本問題上異見紛呈說明我們對完全重疊的總體把握還有盲點,完全重疊的形成機製究竟是什麼還有待深入探討。本文從現代方言中的同類現象入手,注重考察基式與重疊式之間的意義聯係,然後以此作為參考標準,調查分析古漢語中的材料,探索完全重疊的來源、形成機製、表達上的特點。


2 粵語完全重疊與基式陪義的凸顯


漢語方言中的重疊現象近年來頗受重視,有關的調查報告以及理論研究可謂層出不窮。這些調查研究多集中在名詞、動詞、形容詞、量詞、擬聲詞的重疊上面,舉凡此類重疊中的形式交替、意義變化等問題均有深入的探討。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單字義與整個重疊式的意義似無意義聯係的重疊,比如:髒兮兮、紅彤彤、霧煞煞、牙斬斬,其中的兮、彤、煞、斬表面看來很難說與相應的重疊形式有什麼意義聯係。對於這些邊緣化了的重疊形式,學者們也進行了不少研究,比如在 T'sou (1977) 和 Adams B. Bodomo [1] 有關粵方言此類重疊形式的調查研究中,其中有一部份就被認作源於聲音的象徵性 (sound symbolism, ideophone)。這種解釋是很有道理的,因為語言中確有這種現象。比如雅各布遜 (Jakobson 1990)認為,元音的高低前後會造成大體有別的不同意義。他特別轉引了葉斯泊森 (Jespersen) 舉出的一個實例:有一年挪威的 Fredriksstad 一帶遇上大旱,為節省用水,廁所裏貼出這樣的告示:Don』t pull the string for bimmelim, only for bummelum (bimmelim時不要拉繩兒,衹有在bummelum時才拉繩兒)。由於前元音 i與後元音 u 具有不同的象徵性意義,再加上語境,人們很容易明白這兩個詞的不同含義。對於完全重疊而言,基於一定的聲音去表示一定的意味是完全可能的。


不過,完全重疊詞的數量很大,除聲音形象性之外是否還會有別種情況呢?就是說,這些重疊中是否有一部份是在有意義的單音節基礎上產生的呢?這是很有可能的,因為聲音象徵意義衹是大體上的分別,客觀上存在如此眾多的完全重疊形式,這表明其中有很多一定源自有意義的單音節形式。但是如果真的如此,單音節基式與雙音節形式之間又有什麼樣的意義聯係呢?這些問題仍有待於深入的探討。


在筆者看來,存在於粵語與古漢語中的問題在本質上是一致的,除了產生於聲音象徵性的情況之外,一定也會有很多確有意義聯係的實例。要理解這一點,要害之處就在於單音節基式在完全重疊形成的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非常獨特。簡單說來,與其他重疊類型一致,完全重疊賴以產生的意義基礎同樣有一個單音節基式語素,但是在其中起作用的並不是中心義素 (central semantic component),而是陪義義素 (connotative semantic component) 或非區別性義素 (non-distinctive semantic component);陪義義素在這一形態構詞過程中得到凸顯進而達成完全重疊表示情狀、感覺、印象的效果。下面根據粵語實例對此加以論證。


根據袁家驊等 (1983),我們知道粵語普遍存在形容詞重疊,如白白、長長、熱熱、涼涼、靚靚。就這類重疊形式來說,由於其基式本來就是可以獨立運用的形容詞,重疊後的意義衹是在原式基礎上程度加深而已,所以單音節形式與重疊式之間的意義關係一目瞭然。可是,另有一些重疊,它們往往依附於單音節形容詞、名詞、動詞,如前面提及的髒兮兮、紅彤彤、霧煞煞、牙斬斬(粵語用以形容能說會道,強詞奪理),其中重疊式與單音節基式之間的意義聯係究竟如何往往很難說定。筆者2005年曾兩度到位於珠江三角洲腹地的順德 (大良) 進行調查,獲得了第一手資料。下面是材料的一部分。需要指出的是這些材料亦多見於其他粵方言,但在用法上容或有別。


(1) 順德話中的完全重疊


形式 用法


a 面紅紅 min21 ho?42 ho?42 臉色紅潤


b眼凸凸?an13 th?t22 th?t22 因驚恐憤怒而瞪大眼睛的樣子


c 眼濕濕 ?an13 s?p53 s?p53 滿臉淚痕,淚汪汪


d 酸微微 syn53 mei42 mei42 有點兒酸


e 急急腳k?p55 k?p55 k?k33 匆匆忙忙地走


f 靜雞雞 tsie?21 k?i53 k?i53 悄無聲息的,偷偷的


g 蒙豬豬 mo?13 tsy53 tsy53 茫然無知


h眼蛇蛇 ?an13 sε42 sε42 眼睛斜著看人


i 白雪雪 pak22 syt33 syt33 潔白(愜意的)


j 凍冰冰 to?32 pen53 pen53 冰涼冰涼的


k 多籮籮 t?53 l?42 l?42 很多很多


l 暈砣砣 w?n53 th?42 th?42 頭髮昏,有旋轉的感覺 (亦記作「暈酡酡」)


m 直筆筆 tset21 p?t53 p?t53 筆直筆直的


n 嬲爆爆 l?u53 pau32 pau32 形容生氣的樣子


o 黑盲盲hak53 mak21 mak21 黑漆漆的


p 面左左 min21 ts?24 ts?24 因鬧彆扭見面時假裝看不見的樣子


q 高同戈 同戈 kau53 to?32 to?32 形容人、大樓等很高


r 蒙閉閉 mo?13 tsy53 tsy53 蒙在鼓裏,不知實情


s 眼花花 ?an13 fa53 fa53 眼睛昏花


t 眼甘甘 ?an13 kom53 kom53 眼睛貪婪地看著(:「佢書睇得好甘」眼熱)


u 心掛掛 s?m53 kua32 kua32 心裏掛牽


v 心思思s?m53 sy53 sy53 惦念著;總想著做又不敢做的情形


w 牙斬斬?a42 tsam24 tsam24 形容能說會道,強詞奪理


x 短切切 tyn24 tshit33 tshit33 齊刷刷剪切整齊的樣子


y 頭耷耷 t?u42 tap33 tap33 因害羞或情緒低落而垂下頭


z 涼浸浸 l??42 ts?m32 ts?m32 涼颼颼的


a' 光脫脫 kw??53 thyt33 thyt33 身上一絲不掛;光禿禿


b' 盲摸摸 m??42 m?53 m?53 情況不明就胡亂(去做)


c' 摸盲盲 m?53 m??42 m??42 捉迷藏


d' 大拿拿 tai21 la42 la42 大大的(一份;多指錢)


e' 慌失失 fo?53 s?t53 s?t53 慌裏慌張


f' 滑捋捋 wat21 lyt21 lyt21 滑溜溜的


g' 惡亨亨?k33 h??53 h??53 氣勢洶洶的


h' 脹卜卜 ts??32 ph?k33 ph?k33 鼓鼓脹脹的


i' 濕濕碎s?p53 s?p53 sy32 形容不值一提的瑣細零碎事物


j' 砣砣擰 th?42 th?42-24 len42 形容忙得團團轉 (擰是轉的意思,"擰轉頭")


k' 卜卜齋 ph?k33 ph?k33 tsai53 私塾


先看前五例(a-f)中的紅紅、凸凸、濕濕、微微、急急。這些重疊式與基式紅、凸、濕、微、急顯然是有意義聯係的:基式皆為形容詞,重疊式則狀物摹景,其描寫性的意義直接來自基式。這種重疊總是用來表示形容程度的加深,與普通話中在定語、謂語上表示輕微、在狀語位置上表示加重或強調的情形是有所不同的。但在基式與重疊式意義相關這一點上是一致的。可是,在接下來的一些例子中,基式是否與重疊式有意義聯係可能會令人遲疑不決,有些還可能引發爭論。


請看(1f-l)七個例子。其中的雞、豬、蛇、雪、冰、籮、砣與雞雞、豬豬、蛇蛇、雪雪、冰冰、籮籮、砣砣是否意義相通就很費思量。記得鳳凰衛視2004年春天某週日有一個討論香港語言文化的節目,其中一位嘉賓將「靜雞雞」理解為不聲不響的、偷偷的,並進一步解釋說:雞走路從來都是不聲不響的,誰見過雞走路會是啪噠帕噠的呢?再比如意思是暈頭轉向的「暈砣砣」。我們知道,「砣」可做秤砣解,粵語俗語:公不離婆,秤不離砣。而稱量物品時秤砣總會滴溜溜地旋轉,聯係「暈砣砣」暗含天旋地轉的意味 (調查時我的發音合作人專門強調了這一點),我們得承認「砣」在這一重疊式中與其固有的秤砣義是大有關係的。


如此解釋可能會被譏之為俗詞源學 (folk etymology) 的隨意推測,但實際上是符合清理的,關鍵在於我們要理解詞義中陪義 (connotation) 的特點。所謂陪義,指人們說到或聽到一個詞的時候在腦海中所產生的感情和思緒方面的聯想。例如,提到「牛」,我們可能會聯想到大、踏實、倔強、可憐、安詳、犁、農田、草、牧童。對於講英語的歐美人士來說,提到 December (十二月),他們可能會聯想到糟糕的天氣、漫漫長夜、晚會、聖誕節。(見Crystal 1997:82-83) 從義素分析 (sememic analysis) 的角度來說,這些陪義可以說是非區別性的義素,[2] 它們在詞義系統中無關宏旨,不起區別作用,可以說處於「休眠」狀態。但在特定情況下可以被啟動,進而變得不可或缺,這在詞義引申以及形態構詞等現象中多有發現,不可不察。


「踞」在古漢語中是個常用詞,《漢書高帝紀》:「沛公方踞床,使兩女子洗足。」意思是伸開腿坐著,可定義為一種坐姿,特點是臀部著地,兩腿前伸。對古人來說,這種坐姿極不雅觀,極不禮貌,所以「踞」也就有了不禮貌的意味,但這種意味在詞義的構成中並不重要,它起不到區別意義的作用,不能歸入中心義素,衹能是陪義。然而,在歷史發展中,這一陪義逐漸上昇為中心義素的地位,進而產生出一個新的形容詞性的義位,這便是「傲慢」,字也改做「倨」。(在蹲坐意義上仍然寫作「踞」)「倨」的這一用法比較常見,在《四庫全書》中僅「甚倨」(非常傲慢) 一語就錄得115次。


再比如「鐵」,撇開科學家給出的定義,按照一般人的理解,大概可以說這是一種常見的、容易生鏽的、用作煉鋼原料的金屬。相對於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接觸的其他材料,比如布、帛、草、竹、木、磚、石、泥、瓦,強硬、冷酷、不可移易是「鐵」的特點,自然也就成了構成詞義的義素。這些義素在規定「鐵」的義位中並不重要,因為人們並不是靠這些義素將「鐵」與布、木、石、瓦等區分開來的。然而,當追求生動形象的表達時,這些伴生性義素可以得到凸顯,進而變為中心義素。比如現在「鐵」可以用來形容表情嚴肅:「他鐵著個臉,沒有一絲笑容。」(《現代漢語詞典》2002年增補版) 這一意義顯然是由「鐵」的強硬、冷酷、不可移易的意味發展出來的。


以上是詞義引申的兩個實例。從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促成引申的基礎並不是中心義素,而是非中心義素 (陪義)。這一事實表明,雖說非中心義素在分詞別義方面起不了什麼作用,但在交際中人們可以強調這個非中心義素,令其凸顯,進而扮演重要的角色。從另一方面來看,由於同一個形式可以令人產生多種不同的聯想 (陪義),而語用中人們又可以隨意強調這些聯想 (陪義),因而同一個形式可以緣此途徑產生出多種不同的意義。比如姐姐和妹妹總是相對而言的,所以「姐妹」一詞便有成雙成對這種屬於非中心義素的陪義。在博彩業的術語當中,「姐妹球」指兩個連號球,這顯然是成雙成對這一陪義得以凸顯的結果。「姐妹」還隱含著親情互愛之類的聯想陪義。在小朋友輪流玩球的比賽中,如果一方有意關照另一方,或雙方互相關照,不讓對方難以接球,以達到延宕時間、多玩兒一會兒的目的,其他等急了的小朋友便有可能斥之以「姐妹球」。「姐妹球」中的「姐妹」是關照(對方)之類的意思,這也是使用陪義的結果。同是後跟「球」字,「姐妹」可以基於不同陪義表示不同的意義,這表明人們在語用過程中提取非中心性義素並將其陞格為中心義素是相當容易的,一個屬於非中心性義素的陪義在交際中得以凸顯是很自然的。


有了這樣的認識,再來分析前面粵語中的完全重疊形式就容易理解了。在定義「雞」這一義位的時候,我們沒有必要引進「走路悄無聲息」,因為這不是中心義素,沒有辨義的作用。但是,「走路悄無聲息」又是所有這種家禽的普遍特點,要生動地表達悄無聲息將「雞」作為構詞的基礎是很自然的。其他完全重疊與此相類。蒙豬豬 (1g) 是因為豬笨,眼蛇蛇 (1h) 是因為蛇總是彎曲的,多籮籮(1k)是因為籮筐是盛放大量物品的器具,直筆筆 (1m) 是因為毛筆杆兒總是很直很直的。


以上主要根據意義要素的特點來論證單音節基式完全重疊式是有意義聯係的。現在從形式特點入手進一步加以論證。


筆者曾譔文 (孫景濤 2005) 集中討論漢語的語素形式,說明漢語有「一音一義」的特點。所謂「一音一義」,是說一個語素義衹能被一個音節表示,一個音節必定可以負載一個語素義。這一看似有些絕對的表述是符合實際的。除去藉詞(葡萄)、擬聲等詞(瓜古[3])等,漢語中所謂雙(多)音節語素並不是初始形式 (primitive form),而是通過形態構詞等手段發展而來的。在「一音一義」這樣一個一般性的語素構成規則之下,認定雞雞、豬豬、蛇蛇、雪雪、冰冰、籮籮、砣砣是原生形式,或者說它們與各自對應的單音節形式沒有意義關係,這從類型上看是說不通的。換言之,認為它們是從單音節基式發展而來纔是符合漢語語素構成的一般規律的;而既然源自單音節基式,那麼就一定與對應的雙音節形式有意義關係,否則在某一完全重疊形式生成的過程中為什麼一定要選取這一單音節而不是另一單音節呢?對基式的選取一定不會是盲目的。


至此,我們已經認定單音節基式與雙音節重疊式之間的確有意義關係,但是這種意義關係相當特殊,有其隨意性,與語素在一般的構詞過程中所表現的意義特點存在著很大的不同。正是因為這種不同,我們才會對靜雞雞、暈砣砣的那種意義關係既覺得有道理又覺得難以完全接受。那麼是什麼原因使得這種難以接受的意義關係得以普遍存在呢?除了上面所言陪義的邊緣性特點之外,我認為關鍵在於完全重疊這一框架本身所蘊含的結構性語義;是這一結構框架使得形形色色的語素可以根據表達的需要隨意凸顯自身固有的各種各樣的陪義,而這樣的結果是這些完全重疊所表達的意義相當一致,但是單音節基式與重疊式之間的具體意義聯係卻顯得相當隨意。


據袁家驊等 (1983)、彭小川 (2000),粵方言中的名詞、形容詞、動詞皆有重疊形式,各有特點。名詞重疊表示逐指(「每」),形容詞重疊式的第一個音節可以有聲調變化(高昇調),動詞重疊則是「VV下」、「V下V下」。[4] 如此看來,粵語中一般的名、動、形重疊與本文所討論的完全重疊可以從形式上區別開來。就名詞而言,前者可以獨立運用,如:日日唔得閑。後者則不可,比如,「雞雞」一定離不開前面的「靜」(1f)。就形容詞來說,前者重疊可以變調以加深程度,後者則不可。再說動詞,前者一定與「下」相連,後者則絕對沒有這樣的限制。從這些對比中可以看到,本文所討論的完全重疊從形式上來看是非常獨特的,它形成了一個框架結構,主要是 AXX,也可以是 XXA。就其表示的意義而言,它專門用來摹情狀物,以達成生動印象這樣的表達效果。在這裏,形式與意義互為表裏,形成了一個頗為能產的表達格式,一個相當穩固的框架結構。在這一框架結構的強勢作用之下,凡是加入進來的成分(X),不管是名詞動詞,還是形容詞擬聲詞,皆可在意義上受到規範,即全都可以表示生動印象。這種情況與古漢語中的「所X」很相似。我們知道,「所X」中的 「X」一定是動詞,而且是及物動詞。如:所食、所言、所答、所問、所思、所殺、所謂、所愛、所聞,無一例外。在這一強勢作用之下,什麼詞佔據X 的位置倒顯得不甚重要了,總之活用為及物動詞就是了。請看:


(2) 古代漢語「所X」例 (看郭錫良等 1999)


a 乃丹書帛曰:「陳勝王」,置人所罾魚腹中。(《史記陳涉起義》)


b 世之所高,莫若黃帝。(《莊子盜跖》)


(2a) 中的「罾」本是一種漁網,「所罾」就是「所網著的(或所捕捉的)」。其中的「罾」由名詞活用為及物動詞。(2b) 中的「高」本是形容詞,因為用在「所」的後面,自然就要理解為及物動詞,在這裏,「所高」指「所推崇的(人)」。


框架結構AXX (或 XXA) 與「所X」有相同的特點。凡是進入這一框架的,都是用來摹情狀物,以表示生動印象的,至於原來屬於什麼詞類就變得無關緊要了。職是之故,進入這一框架結構的成分必然是形形色色,特別龐雜,各自的意義必然是千奇百怪。然而,它們最終在這一框架中表示的意義又是一致的。在這種情況下,由此(單音節)及彼(雙音節)在意義上的跳躍也就不可避免地會是一種千差萬別的局面,顯示出來的意義關係也就有一定的隨意性。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從聽者的角度揣測其意是很困難的。這就是我們在這些形式的得名之由上多有分歧的原因。不過,既然對此一過程有了這樣的瞭解,那麼就可以緣此追本溯源。「高同戈 同戈 」(1q) 用來形容人、大樓等很高,「同戈」是動詞,「豎,豎立」的意思,豎立在那裏的物件自然顯得高大。「慌失失」(1e') 表示像丟了東西那樣慌裏慌張。「卜卜齋」(1k') 表示私塾也是有充分理由的老先生拿戒尺「卜卜」地敲打學生正是那種學校的常態。
Top
« Next Oldest | Ancient Chinese Dynasty | Next Newest »
zIFBoards - Free Forum Hosting
Free Forums with no limits on posts or members.
Learn More · Register for Free

Topic Options Quick Reply



Other Links:



First Friendly Linkage to SingaporeSights

Forum Indications:

- New Posting (With No Sub-Directory) - No New Posting (With No Sub-Directory)
- New Posting (With Sub-Directory) - No New Posting (With Sub-Directory)


Hosted for free by zIFBoards* (Terms of Use: Updated 2/10/2010) |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v1.3 Final © 2003 IPS, Inc.
Page creation time: 0.0471 seconds · Archive

"Taoism Singapore Forum (TSF)" started officially in Year 2005. The Main Objective for TSF is to promote the Culture of Taoism (Loc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to all Taoism Lovers/Taoists, Followers and Devotees. TSF doesn't belong to any Local nor Overseas Religious Organisation(s) and not a Profit-making group.